恭迎城主大驾

全职魔道渣反能站的都要站!

[周叶]周泽楷,一个自带BGM的男人

[周叶]周泽楷,一个自带BGM的男人
“唉,谁放的音乐啊?”叶修一头乱毛,懒洋洋地走进了国家队的训练室。队员们在各自的座位上,都递来一个委屈的眼神。

周泽楷连忙低下头,把脸埋进臂弯里伏在桌上,企图在荣耀教科书面前甩一个隐身,可惜一根呆毛悠哉悠哉地冒出来,和叶修打了个招呼。

“小周?放音乐干嘛?”叶修狐疑地望向周泽楷,周泽楷一怔,慢慢抬起头来,此时BGM一转,换成了《忐忑》,大家都颇有些头疼地戴上耳机,在这种精神污染下训练,简直是行刑。

“前辈……我……BGM ……”没有考到周语十级的叶修连蒙带猜:“那,你停不下来是吗?”周泽楷憋着嘴点点头,联盟的脸无比委屈,空气中突然响起了二胡声,似乎是《二泉映月》,真真悲凉啊,好像国家队集体虐脸。

叶修揉了揉小周的头,安慰一下罪魁祸首。那洁白修长的手指一触呆毛,呆毛就直挺挺地立起来,似乎还要发射一颗小心心,实际上小心心已经从周泽楷亮晶晶的眼睛里飞了出去,直击叶修的心脏,耳边传来《恋爱循环》,小周飞速低下头,他的荒火已经控制不住想要崩了这个丢脸的主人了。

别人丢脸不要紧啊,周泽楷绝对不行,要是联盟的脸把脸丢了,联盟还有脸吗?无颜面对列祖列宗啊!王杰希第一个打破沉默:“咳,快训练吧。”在强大的父亲气场之下,大家都乖乖进入了训练,周泽楷也努力平复着心情,不久,训练室里飘起了轻柔的纯音乐。

终于熬到了中午,黄少天伸了个懒腰,打着呵气说:“小周啊我得说说你,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这是卡拉OK呢,你听听你听听,音乐响个不停的在我脑子里嗡嗡嗡嗡嗡嗡,你要向我们队长学学啊我们队长要是有了BGM 绝对悦耳动听延年益寿!”

周泽楷眯起眼睛,颇是无奈的样子。叶修满面心脏:“黄少,别欺负小周了,你要实在闲得慌,领队我陪你jjc?”

喻文州拉走黄少天,笑得一派温柔:“领队见笑了,我把少天带回去,好♂好♂调♂教。”

叶修一挑眉,当是允许了,腾出一只手来给周泽楷顺毛,周泽楷更加紧张了,就怕崩不住,有什么小h曲飘出来。

半只脚迈出训练室的肖时钦歪了歪头:“这BGM怎么这么奇怪啊……”

“嗯……”孙翔叼着六个核桃的瓶子含糊不清道:“嗷,嗷,嗷像嘶,威哄堂堂加桑喃旺军萧诶。(好,好,好像是威风堂堂加上难忘今宵诶)”

周泽楷无声落下一滴眼泪,精准地砸到叶修的爪上,
叶修惊奇地拍拍手:“哇,不愧是枪王,够精准!”
周泽楷:哭唧唧。

午饭过后,队员们可以各自回房进行短暂的休息,但今天却一反常态,拖着周泽楷回到训练室。

刚把周泽楷按到椅子上,黄少天就兴冲冲地说:“我要点歌点歌!小周啊要不你就来一首《好日子》送给大家吧,不对今天眼眼还怼我队长还逼我吃秋葵不算一个好日子,要不你就来一首《狮子座》献给远在祖国的包子吧他一定能听到的!!”

周泽楷皱了皱眉,努力想寻找一个“狮子座”的心情,于是众人耳边飘起了《本色》,周泽楷一抖,BGM又快速切换到了《巴拉拉小魔仙》,再一抖,《青媚狐》幽幽传来。这次,任周泽楷怎么抖,怎么扭,都不再切换了,娇媚的大♀口♀喘♀气♀声冲击着众人的耳膜。

周泽楷颤颤巍巍地抬起头,正撞上众人意味深长的眼神,写满了“小瞧你了”。
周泽楷:我不是…我没有…

正胡闹着,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默契地对视一眼,众人飞速做出反应:叶修一个忍者影分身瞬移到周泽楷身边,扑倒小周,用手臂牢牢禁锢着周泽楷的头。黄少天抢过五六个靠枕,使出一记上挑,浮空过后它们稳稳地落到周泽楷头上,杰西卡骑着扫帚飞快就位,狠狠把枕头压在周泽楷的头上,把那嚣张的歌声压下去了一些。喻队回头确认完毕,理了理衣领,笑吟吟地打开了门,是经理。

经理探头探脑:“咦,大家都在啊……”

黄少天突然大声说起来:“啊哈哈——是经理啊经理经理快来坐坐这次比赛真是辛苦你们了其实最可敬的不是我们这群选手而是一直默默无闻服务在幕后的你们啊我们敬爱您我们喜爱您我们尊敬您您真是宇宙超级无敌旋风好呢……”

王杰希小声提醒:“黄少天,快说快说不要停,压住周泽楷的BGM……”

黄少天快断气了:“经理经理你说对吧……呼……大家都是好朋友平时私底下还可以吃个饭什么的呢呵呵哈哈哈……呼……我知道h市有一家餐馆超好吃的你可以让叶不羞请你的有麻辣小龙虾奶油包……呼……叉烧包虾饺……”

喻文州救场:“经理,有什么事吗?”

经理满脸惊恐,咽了口水说:“我在楼下听见一点……异动……上来看看……我还以为是领队带你们逛窑子呢……”

叶修:黑人问号

蜜汁沉默中,欢脱的音乐划过屋顶。
这一首,是《春天的芭蕾》

“周泽楷!你TM吃枣药丸!”

评论(12)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