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迎城主大驾

全职魔道渣反能站的都要站!

[微喻黄]黄少喵有一句庙庙庙一定要讲!

[微喻黄]黄少喵有一句庙庙庙一定要讲!
撞梗删文致歉

“你说,这是我们亲爱的少天大大?”
叶修用修长的手指搔着面前橘猫的下巴,言语中不无幸灾乐祸。
“叫你不要和张佳乐走太近,看吧,幸运E是会传递的。”
喻文州把被叶修蹂躏得快要炸毛的橘猫抱回怀里,轻轻顺着毛。看似无心地来了一句,少天像认错般可怜兮兮地叫了一声,远处的张佳乐小朋友气得又开了一朵花。
“大眼,你也太狠了,为了证明自己不止会治痛经,也别残害我们的小剑圣啊。”
方锐一副正人君子的神情,罪恶的小手已经悄悄向少天伸去,被喻文州一把打掉。
“嗯…还有一个小时变回原状。”
张新杰看着手表,呼噜了一把少天长长的尾巴。黄少天气鼓鼓地张口,决定对霸图的张副进行谴责,于是,他说: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好了好了他知道错了,少天原谅他吧。”喻文州揉着橘猫的小脑袋,颇是无奈。
“诶?你们有没有发现,黄少的叫声很奇特啊?”
“怎讲?”
“好像是……庙庙庙?”
张佳乐说得一脸天真无邪,但嘴角狡黠的弧度和头顶迎风吐艳的小花出卖了他的内心。
“喵?”
黄少天忍不住插了一句嘴,委屈得想挠人。一派胡言!他的叫声悦耳动听,怎么会是那样的!
“那英杰要是猫的话…叫什么…药药药?”
“切克闹啊!”
高英杰一拍桌子,但明显底气不足。按他们队长的个性,要是下次训练不好,说不定真会一气之下让微草全员沦落到黄少现在的处境。
周泽楷趁喻文州分了神,眼疾手快得把少天拎起来抱到怀里。掐着那圆圆的小脸,笑得眉眼弯弯,站在一边的江波涛悄咪咪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手帕,拭去了眼角的泪水,如今队长真是越来越不听话了。(才不是吃醋呢!)
喻文州露出心脏的笑容,伸出手揪住黄少天的尾巴往自己那边拽。周泽楷马上环住少天的腰。乔一帆乘机摸摸那颗小小的脑袋。
在橘猫哭天喊地的叫声中,叶修快准狠用单手扣住了那两只前爪。肉嘟嘟的触感让他玩心大起,在手心里揉来揉去。
张新杰的手表上,突然所有的指针停下了脚步。
橘猫眨眼间变成了眼角挂着一滴泪水的黄少天。
被周泽楷修长的手臂环着腰,喻文州的手还搭在屁股上。被叶修单手扣住了手腕,头顶还有乔一帆那罪恶的手。
一场活色生香的SM现场。
周泽楷把手臂默默收了回去,连忙站了起来,躺在他膝上的黄少天滚了下去。叶修面不红心不跳地走开,乔一帆早就不见了人影。
唯一一个没有动的人是喻文州。
他的手依然暧昧地搭着。
又露出了温(心)柔(脏)的笑容

评论(1)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