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迎城主大驾

全职魔道渣反能站的都要站!

[喻黄]本棒子有一句……不知当讲不当讲……

[喻黄]本棒子有一句…不知当讲不当讲…
大家好,我是一根棒子。
对,一根废杖。
稍微严谨一点来说,我还有个名字:灭神的诅咒
可我现在只想诅咒我那万恶的主人:
喻·见色忘杖·狼心狗肺·文州

那是一个暧昧的春日傍晚,索克萨尔拿着我,眼神腻在夜雨声烦身上。
想什么呢?面对敌人的表情是这样的吗?你给我凶一下好吗?
可是索克萨尔并没有前往竞技场,这也好,冰雨整天叭叭叭的,吵得我杖疼。
索克萨尔高高兴兴拉着夜雨声烦来到了一处海滩,那是专门为大神们解锁的新地图。由于受到喻文州的威胁,这么好的风景方圆十里内都没有人影。
“少天。”
索克萨尔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地有魄力。
可有魄力的索克萨尔却拿起我做了一件让我永远不会原谅的事情。
他拿着我,用我高贵的杖头,在沙子上写字??
我那令敌人望而生畏的杖头
花费蓝雨许多心血的杖头
可以布下诅咒毁灭一切的杖头
现在却在和沙子摩擦摩擦??
就当我的泪水刚刚滑下一点的时候
我看见了不远处被插进沙子里的冰雨
眼泪汪汪地吃了一嘴沙
我马上憋回了泪水,绝对不可以在他面前出丑
此时索克萨尔的手一松,让我栽进了沙子里
落日下的沙子也是温暖的,我就静静躺着
仇恨的目光落在夜雨声烦身上
那位小朋友此刻正被索克萨尔捧着脸,手也环绕到索克萨尔的脖子上,偷偷摸摸不像干什么好事
不知道过了多久,索克萨尔走过来把我拾起
发动了前些天赋予我的技能
一个攻击力为0的辣鸡技能
我的杖头刚刚才受过沙子的洗礼,现在又在发射小心心……
小心心们全都撞到夜雨声烦怀里去
我觉得沙子里的冰雨的目光充满了仇恨
我不是……我没有……
我累了……我TM就是……
一根棒子啊……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