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迎城主大驾

全职魔道渣反能站的都要站!

[战队向]轮回心里苦(轮回篇)

[战队向]轮回心里苦(轮回篇)

江波涛:

你们总是YY

队长楚楚可怜

眼泪汪汪

小鸟依人

含苞待放

喜欢穿男友衬衫

但我要澄清

当那位181CM的汉子落泪时

我只会想

妈耶要死世界末日!

他穿的男友衬衫

怕是xxxxxxxxxxxL

队长确实不善言辞

但也不会说话娇♀喘好吗?

请你们把队长文字泡里的省略号删掉

我从来就没有考过什么周语十级

劳资是这个系统的bug

周语世界里的叶修

周语教科书

蝉联一辈子世界冠军

冠军戒指串起来能做好多条项链的

你们天天写什么周叶什么周黄什么周翔

我江波涛今天把话撂在这儿了

跑步给我去整改

只准写江周

写完之后以“作品名+作者+作品类型”的格式

发到www.liudaofeiqi.com

不要发压缩包

每周我会审核

挑出两人

送轮回战队专属表情包

都说了

TM不是企鹅不是企鹅不是企鹅!

什么?

你想要六个核桃?

我们神仙打游戏不需要六个核桃

不过你可以拨打181********找孙二翔要

你们不要妄想去揪小周呆毛

因为他是不会乖乖弯腰给你揪的

就算他一不小心在你面前蹲了下来

他的呆毛也会宁折不弯

宁愿自己凋谢也不要你碰

为什么?

因为我承包了



孙翔:

最近总是有人

给我家寄六个核桃

还有人打我的电话

要花高价收购我手里的这罐

在这里说明

坚决不卖

你以为我会让大家都补脑吗?

呵?

别以为我不知道

你们这些小迷妹

就是想把我的六个核桃

寄给自家大神

妄想超过我?

呵!

我可是即将成为第五大心脏的男人

前两天看了几篇关于我的同人文

什么叶翔什么周翔什么黄翔什么张翔

我怎么会有这么多cp的?(还全是受)

给各位一个提醒

我爱的

只有六个核桃而已

如果非要写

那就写六个核桃拟人吧

记住了

我是攻

特别特别的那种攻

超绝霸气的那种

浑身帝王之气的那种

那个谁,对,就是你

来人给我拉下去斩了

谁再敢说帝企鹅

就以他为榜样!

(哎呀可把我牛哔坏了,插会儿腰)

好多人说我配不上一叶之秋

可我绝对会证明

一叶知秋在我手上

依旧是战神

他的光芒绝不会畏缩

而我

将用却邪

刺破黑夜

(哎呀二翔六个核桃药效过了呢)

要记得

本腹黑攻

喜欢

呆萌受(那不就是你吗)

孙翔:年轻的生命中出现了一丝阴霾.jpb




周泽楷:

一枪穿云,嗯,封神

……

(憋不住了)江……

[周叶]周泽楷,一个自带BGM的男人

[周叶]周泽楷,一个自带BGM的男人
“唉,谁放的音乐啊?”叶修一头乱毛,懒洋洋地走进了国家队的训练室。队员们在各自的座位上,都递来一个委屈的眼神。

周泽楷连忙低下头,把脸埋进臂弯里伏在桌上,企图在荣耀教科书面前甩一个隐身,可惜一根呆毛悠哉悠哉地冒出来,和叶修打了个招呼。

“小周?放音乐干嘛?”叶修狐疑地望向周泽楷,周泽楷一怔,慢慢抬起头来,此时BGM一转,换成了《忐忑》,大家都颇有些头疼地戴上耳机,在这种精神污染下训练,简直是行刑。

“前辈……我……BGM ……”没有考到周语十级的叶修连蒙带猜:“那,你停不下来是吗?”周泽楷憋着嘴点点头,联盟的脸无比委屈,空气中突然响起了二胡声,似乎是《二泉映月》,真真悲凉啊,好像国家队集体虐脸。

叶修揉了揉小周的头,安慰一下罪魁祸首。那洁白修长的手指一触呆毛,呆毛就直挺挺地立起来,似乎还要发射一颗小心心,实际上小心心已经从周泽楷亮晶晶的眼睛里飞了出去,直击叶修的心脏,耳边传来《恋爱循环》,小周飞速低下头,他的荒火已经控制不住想要崩了这个丢脸的主人了。

别人丢脸不要紧啊,周泽楷绝对不行,要是联盟的脸把脸丢了,联盟还有脸吗?无颜面对列祖列宗啊!王杰希第一个打破沉默:“咳,快训练吧。”在强大的父亲气场之下,大家都乖乖进入了训练,周泽楷也努力平复着心情,不久,训练室里飘起了轻柔的纯音乐。

终于熬到了中午,黄少天伸了个懒腰,打着呵气说:“小周啊我得说说你,别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这是卡拉OK呢,你听听你听听,音乐响个不停的在我脑子里嗡嗡嗡嗡嗡嗡,你要向我们队长学学啊我们队长要是有了BGM 绝对悦耳动听延年益寿!”

周泽楷眯起眼睛,颇是无奈的样子。叶修满面心脏:“黄少,别欺负小周了,你要实在闲得慌,领队我陪你jjc?”

喻文州拉走黄少天,笑得一派温柔:“领队见笑了,我把少天带回去,好♂好♂调♂教。”

叶修一挑眉,当是允许了,腾出一只手来给周泽楷顺毛,周泽楷更加紧张了,就怕崩不住,有什么小h曲飘出来。

半只脚迈出训练室的肖时钦歪了歪头:“这BGM怎么这么奇怪啊……”

“嗯……”孙翔叼着六个核桃的瓶子含糊不清道:“嗷,嗷,嗷像嘶,威哄堂堂加桑喃旺军萧诶。(好,好,好像是威风堂堂加上难忘今宵诶)”

周泽楷无声落下一滴眼泪,精准地砸到叶修的爪上,
叶修惊奇地拍拍手:“哇,不愧是枪王,够精准!”
周泽楷:哭唧唧。

午饭过后,队员们可以各自回房进行短暂的休息,但今天却一反常态,拖着周泽楷回到训练室。

刚把周泽楷按到椅子上,黄少天就兴冲冲地说:“我要点歌点歌!小周啊要不你就来一首《好日子》送给大家吧,不对今天眼眼还怼我队长还逼我吃秋葵不算一个好日子,要不你就来一首《狮子座》献给远在祖国的包子吧他一定能听到的!!”

周泽楷皱了皱眉,努力想寻找一个“狮子座”的心情,于是众人耳边飘起了《本色》,周泽楷一抖,BGM又快速切换到了《巴拉拉小魔仙》,再一抖,《青媚狐》幽幽传来。这次,任周泽楷怎么抖,怎么扭,都不再切换了,娇媚的大♀口♀喘♀气♀声冲击着众人的耳膜。

周泽楷颤颤巍巍地抬起头,正撞上众人意味深长的眼神,写满了“小瞧你了”。
周泽楷:我不是…我没有…

正胡闹着,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默契地对视一眼,众人飞速做出反应:叶修一个忍者影分身瞬移到周泽楷身边,扑倒小周,用手臂牢牢禁锢着周泽楷的头。黄少天抢过五六个靠枕,使出一记上挑,浮空过后它们稳稳地落到周泽楷头上,杰西卡骑着扫帚飞快就位,狠狠把枕头压在周泽楷的头上,把那嚣张的歌声压下去了一些。喻队回头确认完毕,理了理衣领,笑吟吟地打开了门,是经理。

经理探头探脑:“咦,大家都在啊……”

黄少天突然大声说起来:“啊哈哈——是经理啊经理经理快来坐坐这次比赛真是辛苦你们了其实最可敬的不是我们这群选手而是一直默默无闻服务在幕后的你们啊我们敬爱您我们喜爱您我们尊敬您您真是宇宙超级无敌旋风好呢……”

王杰希小声提醒:“黄少天,快说快说不要停,压住周泽楷的BGM……”

黄少天快断气了:“经理经理你说对吧……呼……大家都是好朋友平时私底下还可以吃个饭什么的呢呵呵哈哈哈……呼……我知道h市有一家餐馆超好吃的你可以让叶不羞请你的有麻辣小龙虾奶油包……呼……叉烧包虾饺……”

喻文州救场:“经理,有什么事吗?”

经理满脸惊恐,咽了口水说:“我在楼下听见一点……异动……上来看看……我还以为是领队带你们逛窑子呢……”

叶修:黑人问号

蜜汁沉默中,欢脱的音乐划过屋顶。
这一首,是《春天的芭蕾》

“周泽楷!你TM吃枣药丸!”

[花怜]“暗戳戳欺负谢怜”任务 1/1

[花怜]“暗戳戳欺负谢怜”任务   1/1
这几日鬼市昌茂,花城闲来坐坐,也得了不少群鬼奉上来的好东西。长剑奇毒、遗世珍宝,花城都不屑一顾,不过他此刻手中把玩的,倒是一颗通透的药丸。
据奉宝者称,此丸药效强大,能使服药者身体变小一个时辰。花城歪头打量着,嘴角微扬。

“哥哥。”
谢怜笑眼看着推门而入的花城,时辰尚早,他尚未束发,慵懒地靠在榻上,随口道:
“嗯?”
尾音翘起,颇是悦耳。
花城也就势坐在花怜身侧,取出药丸,一本正经地胡诌起来:
“昨日三郎得了一品奇药,听闻服用后可治幸运E,一劳永逸,永不复发,便收来献给哥哥。”
谢怜眼眸登时发亮,忙问:
“世上还有此种奇药?好三郎,真是多谢你啦。那此药何名啊?”
花城依旧温言道:
“此药在枣树下炼成,名唤枣药丸。”
于是谢怜迫不及待地吃枣药丸。

片刻后,只见谢怜身子不住变小,身长竟只比花城小臂。衣衫早已滑下,露出洁如脂玉般的皮肤。小小的面颊上羞得通红,忙扯了若邪来遮住身子,气呼呼地向花城叫道:
“三郎!怎么回事?”
花城不语,饶有兴致地盯着小谢怜缩在若邪之下。伸出两指,将他温柔地拎了起来。谢怜紧紧抱着若邪,把自己裹了个严实。花城眯着眼,笑道:
“哥哥此刻真是可爱。”
谢怜哭腔道:
“三郎……放我下来吧……”
“不放。”
花城回得倒是干脆,狡黠如少年地咧开嘴角耍赖:
“你要是亲亲我,倒是可以考虑。”
这可把谢怜羞煞了,扭扭捏捏地,唇齿之间似乎含糊着:“胡闹……”但几经考虑,还是俯下身子,啄了一下花城的手指。
“真乖。”
花城眼角笑意更浓,捏了捏谢怜的脸,又不安分地把手放在若邪上。谢怜泪崩,想着横竖都是一刀,一闭眼,挣开手指,扑向袖间,把身子藏到红衣里,只露出一个脑袋,怒目相视,仿佛在宣战,若是花城再为难他,就手刃了自己。
“好啦,不闹了不闹了。”
花城无奈,其实刚刚谢怜逃跑的一瞬,早就把想看的看光了。
谢怜仍在闹着别扭,怒目圆睁的样子,活像是生气了,花城只好哄来:
“我不看。”
说着闭上了眼。
谢怜试探了好几次,才姑且相信他不会睁开,快速蹿出来,钻进被子里,刚刚定了心,又听见那人低沉清澈的笑声:
“哥哥果然好看得很,一身好皮肉直教人垂涎。”
谢怜一颤,望上花城的双眼,确实紧闭着,却笑成了两道弯月。委屈道:
“三郎也是会骗人的?偷看倒是本事。”
花城挑起眉毛:
“哥哥这话冤枉我!你我均非凡人,我又哪来‘骗人’之名?我可的确没睁眼啊,以气体境,哥哥难道不会吗?”
谢怜被噎得哑口无言,面色通红,花城旋而掀开被子,躺在榻上,把小谢怜拥进怀中,闭目养神。谢怜也破罐破摔,不再争执,由他抱了。
不知多久,伏在花城胸前睡着的谢怜昏昏醒来,发现自己已恢复了原样,但身上一丝不挂,三郎歪头含笑望着他,目光熠熠。
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就被人压在了身下。


不……时机还未成熟……我先刹车
待我历练历练,再回来带各位上车

[微喻黄]黄少喵有一句庙庙庙一定要讲!

[微喻黄]黄少喵有一句庙庙庙一定要讲!
撞梗删文致歉

“你说,这是我们亲爱的少天大大?”
叶修用修长的手指搔着面前橘猫的下巴,言语中不无幸灾乐祸。
“叫你不要和张佳乐走太近,看吧,幸运E是会传递的。”
喻文州把被叶修蹂躏得快要炸毛的橘猫抱回怀里,轻轻顺着毛。看似无心地来了一句,少天像认错般可怜兮兮地叫了一声,远处的张佳乐小朋友气得又开了一朵花。
“大眼,你也太狠了,为了证明自己不止会治痛经,也别残害我们的小剑圣啊。”
方锐一副正人君子的神情,罪恶的小手已经悄悄向少天伸去,被喻文州一把打掉。
“嗯…还有一个小时变回原状。”
张新杰看着手表,呼噜了一把少天长长的尾巴。黄少天气鼓鼓地张口,决定对霸图的张副进行谴责,于是,他说:
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喵!
“好了好了他知道错了,少天原谅他吧。”喻文州揉着橘猫的小脑袋,颇是无奈。
“诶?你们有没有发现,黄少的叫声很奇特啊?”
“怎讲?”
“好像是……庙庙庙?”
张佳乐说得一脸天真无邪,但嘴角狡黠的弧度和头顶迎风吐艳的小花出卖了他的内心。
“喵?”
黄少天忍不住插了一句嘴,委屈得想挠人。一派胡言!他的叫声悦耳动听,怎么会是那样的!
“那英杰要是猫的话…叫什么…药药药?”
“切克闹啊!”
高英杰一拍桌子,但明显底气不足。按他们队长的个性,要是下次训练不好,说不定真会一气之下让微草全员沦落到黄少现在的处境。
周泽楷趁喻文州分了神,眼疾手快得把少天拎起来抱到怀里。掐着那圆圆的小脸,笑得眉眼弯弯,站在一边的江波涛悄咪咪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手帕,拭去了眼角的泪水,如今队长真是越来越不听话了。(才不是吃醋呢!)
喻文州露出心脏的笑容,伸出手揪住黄少天的尾巴往自己那边拽。周泽楷马上环住少天的腰。乔一帆乘机摸摸那颗小小的脑袋。
在橘猫哭天喊地的叫声中,叶修快准狠用单手扣住了那两只前爪。肉嘟嘟的触感让他玩心大起,在手心里揉来揉去。
张新杰的手表上,突然所有的指针停下了脚步。
橘猫眨眼间变成了眼角挂着一滴泪水的黄少天。
被周泽楷修长的手臂环着腰,喻文州的手还搭在屁股上。被叶修单手扣住了手腕,头顶还有乔一帆那罪恶的手。
一场活色生香的SM现场。
周泽楷把手臂默默收了回去,连忙站了起来,躺在他膝上的黄少天滚了下去。叶修面不红心不跳地走开,乔一帆早就不见了人影。
唯一一个没有动的人是喻文州。
他的手依然暧昧地搭着。
又露出了温(心)柔(脏)的笑容

亲爱的旁友们,今天更得太短了对不对……
好啦好啦是我的错啦
明天会补一篇的!
木木木
感谢喜欢的你们

[喻黄]本棒子有一句……不知当讲不当讲……

[喻黄]本棒子有一句…不知当讲不当讲…
大家好,我是一根棒子。
对,一根废杖。
稍微严谨一点来说,我还有个名字:灭神的诅咒
可我现在只想诅咒我那万恶的主人:
喻·见色忘杖·狼心狗肺·文州

那是一个暧昧的春日傍晚,索克萨尔拿着我,眼神腻在夜雨声烦身上。
想什么呢?面对敌人的表情是这样的吗?你给我凶一下好吗?
可是索克萨尔并没有前往竞技场,这也好,冰雨整天叭叭叭的,吵得我杖疼。
索克萨尔高高兴兴拉着夜雨声烦来到了一处海滩,那是专门为大神们解锁的新地图。由于受到喻文州的威胁,这么好的风景方圆十里内都没有人影。
“少天。”
索克萨尔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地有魄力。
可有魄力的索克萨尔却拿起我做了一件让我永远不会原谅的事情。
他拿着我,用我高贵的杖头,在沙子上写字??
我那令敌人望而生畏的杖头
花费蓝雨许多心血的杖头
可以布下诅咒毁灭一切的杖头
现在却在和沙子摩擦摩擦??
就当我的泪水刚刚滑下一点的时候
我看见了不远处被插进沙子里的冰雨
眼泪汪汪地吃了一嘴沙
我马上憋回了泪水,绝对不可以在他面前出丑
此时索克萨尔的手一松,让我栽进了沙子里
落日下的沙子也是温暖的,我就静静躺着
仇恨的目光落在夜雨声烦身上
那位小朋友此刻正被索克萨尔捧着脸,手也环绕到索克萨尔的脖子上,偷偷摸摸不像干什么好事
不知道过了多久,索克萨尔走过来把我拾起
发动了前些天赋予我的技能
一个攻击力为0的辣鸡技能
我的杖头刚刚才受过沙子的洗礼,现在又在发射小心心……
小心心们全都撞到夜雨声烦怀里去
我觉得沙子里的冰雨的目光充满了仇恨
我不是……我没有……
我累了……我TM就是……
一根棒子啊……

[周叶]小周不要哭!

周泽楷喜欢哭,知道的人寥寥无几,因为,他们中的大多数,都被嚎啕大哭的一枪穿云用荒火崩了。
但也不是没有幸免于难的,就比如说,叶修。
叶修惆怅地吐出一口烟,眼神迷离地望向前方。第一次看见小周哭啊……好像,是在轮回的食堂吧。
那天是嘉世和轮回的比赛吧?周泽楷披上一件风衣,满眼笑意:“前辈,留下来尝尝我们轮回的食堂吧。”
叶修轻轻抖去了燃尽的烟灰:“成啊。”不想,竟是一场闹剧的开始。
轮回的食堂规模还算可观,周泽楷取了一碟豆腐和一盘酱牛肉,早早地在一个角落坐下了。心脏修肚子里的小算盘打得啪啪响,好不容易来一次,也得吃得轮回倒闭吧。

叶修:“阿姨,来一份那个。”
食堂阿姨:“小伙子,你都转好几圈了,每个菜都打四五份了……”
叶修:“阿姨,我年轻食量大。”
食堂阿姨:“哦……”想了想,又忍不住抖了抖勺子:“你……悠着点。”
叶修露出友(心)善(脏)的笑容:“谢谢阿姨。”

看着叶修进行着漫长的取餐活动,周泽楷实在忍不住了,低头夹起了一篇酱牛肉。
于是,当叶修气喘吁吁找到周泽楷的时候,周泽楷干净英气的面上,满是一道道的泪痕,原本温柔宁静的眸子,也是水气氤氲的。
“小周……”叶修第一次看见这个男孩卸下强大稳重的面具,简直像极了受了委屈的小孩子。老谋深算的他也一时间乱了手脚,慌张地拿着一张纸巾要给他擦泪。
“前辈……唔……”周泽楷不停地用手背擦着眼睛,似乎忍得十分难受:“前辈,里面竟然放了……朝天椒……”
叶修有点懵。
叶修有点想哭。
小周不哭我来帮你吃啊!
“前辈…嗝…我也不想哭的……可是…嗝…我对这个……特别…嗝…敏感……不能碰的……”叶修颇有点好笑地望着周泽楷哭到打嗝,把他的头按到自己怀里,一下下像哄孩子一样拍着他的背,心中暗暗庆幸这个角落还没人注意。
“唔……”周泽楷似乎哭累了,眯着红红的眼睛抬起头来,眼神涣散地盯着叶修。满头乱飞的呆毛。叶修伸出手,耐心地把呆毛们一根根压下去。
过了十分钟,叶修的脸上有些发烫,这样的姿势实在会令人想入非非。连忙把周泽楷推开。周泽楷已经恢复了平时的模样,无言地去吃自己的饭,只是筷子不再伸向酱牛肉。叶修不知怎的,有种感觉,周泽楷那平静如水的眼睛里,混入了一丝得意。
饭后,叶修神神秘秘地拉住江波涛,认真道:“你们队长是不是一吃朝天椒就会哭?”江波涛被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迟疑地回答:“队长是不能吃朝天椒,但以前误吃了,都是默默忍着恶心,把饭倒了,没见过…哭的啊…”
叶修的脑袋便差点跳出来三个问号,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走了。
那就……
只好理解为周泽楷恰好吃了一个比较大的朝天椒了……
可是后来,周泽楷越来越猖狂了。
摔倒了扭到了脚踝,噙着泪拉住叶修前辈要亲亲要抱抱要举高高。
比赛输了打电话给叶修前辈用哭腔说“来……”
偏偏叶修还拿他没办法,只好半夜打车去周泽楷家,把缩成一团的周泽楷抱在怀里安慰。
慢慢地,就走到一起去了,不需要周泽楷流眼泪,叶修也会亲亲抱抱举高高了。
多年以后的一天,叶修实在想不明白:“当年你怎么这么爱哭?”
周泽楷歪着头,似乎含笑:“喜欢,你就成了我的软肋。”

江澄怀了个假孕/滑稽

江澄那被气大的肚子

“蓝二哥哥~”魏无羡可怜巴巴地拉着蓝忘机的衣袖,江澄听后虎躯一震,默默地移到五米之外。
“思追~”江澄猛一回头,金凌拉着蓝思追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门外,目睹了一切的他美滋滋地模仿着魏无羡的语气。
江宗主很生气。
蓝家人怎么老拱江家的白菜。
怎么就没人来拱拱我。(误)
晚吟很生气。
后果很严重。
因为晚吟把自己的的肚子气大了。
魏无羡瞪着眼摸了摸江澄圆鼓鼓的肚子,又抬眼看了看江澄,眼神复杂得能写一篇两千字的阅读理解。“谁的?”江澄一爪飞过去,“滚犊子,是被你们气的!”金凌惊恐地盯着江澄,满脸不相信。
江澄站久了就腰疼,娇滴滴(误)地招招手让人搬了个凳子来。“就是气大的”他温柔地抚了抚肚子,“里面都是怨气啊。”
魏无羡:黑人问号
蓝忘机:黑人问号
蓝思追:黑人问号
金凌:“那你能不能再把他气大一点?”
江澄挥舞着小皮鞭(哦不对是紫电),满脸友善的微笑。
“江宗主在家安心养胎,我先…先走了…”魏无羡笑到打嗝,还好有蓝忘机轻轻帮他拍着背才不至于笑死,江澄幽怨地瞪着他,隐隐觉得肚子又大了一点点。

第二天,江宗主怀上孩子的事便传入了各大家主的耳中。
金光瑶带着几箱安胎凝神的草药前去问候。
义城发来贺电。
蓝曦臣干脆为江澄弹奏了一首定胎曲。
他们都在江澄仇恨的目光中看到了深深的感激。
“所以到底是谁的?”
“排查下来,可能性最大的是…茉莉。”

江澄一连好几天都待在家里,这才感受到拥有一个大肚子的美好,比如躺下来的时候,肚子上就可以放茶杯,碗,筷子…莲花坞的很多小孩子都理他远远的,生怕他有什么闪失。最好的是,每天都可以加餐。
直到某一天,金凌带着仙子来看他的时候,仙子激动得扑倒江澄身上,江澄重心不稳,一不留神就栽了下去。
他骂骂咧咧地坐起来的时候,金凌惊讶地发现,江澄的腹部一马平川,回复了原来的模样。
“舅……”江澄一低头,紫电都吓掉了,愤愤地掐着仙子的脖子:“你还我孩子…呸!肚子!”
据当事人金凌事后回忆,江澄的眼角泛红,满面忧愁。

“震惊,仙子辣手摧胎,江宗主惨失爱子,茉莉与仙子的爱恨情仇今日揭晓!”

当魔道众人流下了眼泪/是刀/是刀/是刀

当魔道众人流下了眼泪/hhhhhhhh对不起
蓝忘机
眼神淡漠地看着来人,唇上已不见丝毫血色,瘦削的手不宜发觉地颤抖着,良久,两行泪水缓缓地流下,滑过苍白的面颊,顺着修长的脖颈濡湿了衣襟。

魏无羡
蜷缩在地上,头深深地埋着,一点声音也没有,像睡过去了一般。直到来人轻轻托起了他的头,才看见那泪痕满布的一张脸。“对不起……”他哽咽着强忍痛苦说道。

金凌
头无力地垂下,握剑的手却是越攥越紧,虽然努力装出一副镇定的模样,但也无法忍住低低的呜咽。修长的睫毛被泪水打湿,如同在暴雨中落难的蝴蝶,哀伤地扇动着翅膀。他突然抬起头来,嘶哑道:“求你不要离开我,我会尽我一切保护你。”

金光瑶
“您真是说笑”他垂着眼帘,面上依旧是温和的浅笑,若不是那未干的泪痕,与平日里看起来一般无二。他弯着眼,声音极轻极柔,“我怎么会哭呢,我可是十恶不赦的敌人啊。”

晓星尘
失力跪在了地上,覆眼的白绸已经被不断流出的鲜血染红。紧紧咬着下唇,却无法抑制地全身颤抖,“求求你,放过我吧……”他用瑟瑟的哭腔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

薛洋
薛洋,到死都没有机会哭。

达拉崩巴魔改·周江·吃枣药丸

达拉崩巴/魔改
很久很久以前
巨龙突然出现
带来灾难带走了公主又消失不见
王国十分危险
世间谁最勇敢
一位勇者赶来大声喊
“我要带上最好的剑
翻过最高的山
闯进最深的森林
把公主带回到面前”
国王非常高兴忙问他的姓名
年轻人想了想
他说陛下我叫
……·……·……周泽楷
再来一次
……·……·……周泽楷
是不是
……·……·……周泽楷
对对
……·……·……周泽楷
英雄枪王泽楷
骑上最快的马(饰:某大小眼)
带着大家的希望从城堡里出发
战胜怪兽(饰:叶不羞)来袭
获得十二金币(饰:金闪闪???)
无数伤痕见证他慢慢升级
偏远美丽村庄打开所有宝箱
一路风霜伴随指引前路的圣/蓝月光(饰:蓝河)
闯入一座山洞
公主和可怕巨龙
英雄拔出宝剑♂
巨龙说
我是谁是话唠·要娶队长·最最可爱天
再来一次
谁是话唠·要娶队长·最最可爱天
是不是
……·……·……·辣鸡天
不对
是谁是话唠·要娶队长·最最可爱天
于是
……·……·……周泽楷
砍向
谁是话唠·要娶队长·最最可爱天
然后
谁是话唠·要娶队长·最最可爱天
咬了
……·……·……周泽楷
最后
……·……·……周泽楷
他战胜了
谁是话唠·要娶队长·最最可爱天
救出了
公主专业翻译·巧舌如簧·妩媚江波涛
回到了
哈哈哈编不下去恩爱狗之城
国王听说
……·……·……周泽楷
他打败了
谁是话唠·要娶队长·最最可爱天
就把
公主专业翻译·巧舌如簧·妩媚江波涛
嫁给
……·……·……周泽楷
(啦啦)
枪王泽楷公主波涛幸福得像个童话
他们生下一个孩子也在天天渐渐长大
为了避免以后麻烦孩子称作“……”(周泽楷取得)
他的全名(江波涛取得)十分难念
我不想说一遍